未也

你根本不喜欢高空




















































你只不过在享受脚离地的现实而已


我配不上我
我卑贱的灵魂配不上我高贵的肉体

我用刀对着手臂比划良久,下不去手
我有什么资格去伤害这片光洁的肌肤呢?
有什么权利去使每天供养我保护我温暖我的这块肉体为我撕裂、流血、疼痛、抽搐呢?

肉体对我的爱太沉重,我偿还不起
我配不上几近完美的她,我不应该享受她给予的每一份刺激与快感,和活着的每一次呼吸

她太好,我太糟

我想要逸散,想凭借这微渺的3g灵魂质量扩张到河外星系的边缘
我理应被流放,被驱逐,被拆解成一粒一粒渐黯的电子,被坍塌的宇宙砸成永恒的空洞
我本应如此
但我被她囚禁,我是我的容器,我是我的监牢,现实的真实倒像严丝合缝的幻境
她总是护着我,不叫我受伤
为此她必须承受外界的刀剑和来自我的匕首
——我在剐她的肉
——一边呕吐,一边吃进更多

我在求救,为她亦为我
但周围都是人,声音被捂进嘴里,光线被杀死在眼里

我从海里来
如今搁浅在人肉堆砌的岸上
喘不上气而且活着

在全体人的哄笑里

他望见了暮色低合的她

月球,静止坠落

抄一首你爱的诗送你
微枯的唇吻上潮气
每一滴海都知道我爱你

清晨六点故事里袅袅的青烟,终于变成了高烟囱里的一捧灰云,殉着记忆里上升的模样,轻轻悄悄的去了

苍白的天光是冷静的迷朦

鸡蛋花凉面是生命的疼痛

Cup Of Tea,Pieces Of Cup,Fragment Beauty

这是李同学高中生涯里弄碎的第七个杯子。
不同的杯子碎掉会有不同的告别,
要怀着一种祭奠的快乐心情去听。

薄玻璃杯心气高,
嗓音又冷又脆,
吊着眼梢睥睨众生。
水中世界纤毫毕现,
可以一眼看透她的心;
但是没法看清,
视线来不及聚焦,
就已穿过汇到后面去了。
她太澄明了,
也坦率,
大大方方展露给人看。
可人们总是粗心,
且缺乏耐心。
她活着,冷淡孤傲;
死的时候,也只是凉薄的一声脆响。
她与世界毫无联系,
没有任何思绪羁得住她。
她自由落体,
回归地心引力,
最后一片水花,
是冷色调的缤纷明丽。

厚玻璃杯不言不语,
朴素得勾不起人们一丝的窥视欲。
不知是不是恰因如此,
她是李同学手里命最长的一个。
她不声不响,隐匿呼吸,
观察人类,随心所欲。
万物倒映在她眼里,
扭曲成光怪陆离的混沌瑰丽。
她不排斥活着,
对于死,也不甚在意。
当某天到来,
她从容离去,
在这平淡无奇的午后,
结束了又一个命题。

一对赠品玻璃杯姐妹
整日裹在塑胶味的杯套里,
扮得花枝招展,
后背上纹着白漆的广告。
廉价女孩的笑容廉价,
身体廉价,
感情也廉价;
唯有对待生活大把大把滚烫的热情还算值几个硬币。
她们爱死了生命,
她们的爱死了。
也许有骨骼被挤压碾碎的清脆微声吧?
不太确定……
反正她们轻轻的死去了,
相拥死在塑胶味的套子里。
李同学用指尖的刺痛发现她们的尸体。
廉价的女孩是空心的,
她们的热情是玻璃渣子上的红。

磨砂玻璃杯是别人的,
她是城堡里的公主,
一袭修身的渐变水红色长裙。
每天被清甜清甜的烦恼牵绊着,
站在危险的没装防盗网的窗户边上,
眺望着她的英雄来临。
笨拙的李同学转了个身,
公主殿下就连带着她的危房一起拆迁。
不过这里风水不错,地价也高,
死去公主的后妈要求就地还迁。
新住客是黑白女孩和她的猫,
两只小可爱脸贴着脸厮磨,
背后是云天万里,
清澈空盈。
可是总会有一个夜晚,
月亮不见了。
有人说月亮碎掉了,
骨灰零落成纷扬的雪掉在地上。
李同学不晓得月亮碎没碎,
她是个不抬头的俗人,
只看得到黑白的碎片,
晶莹地闪着雪光。
是穷鬼李同学的诅咒么?
还是豆腐渣工程害人害猫?
反正秀恩爱的永远地分开了,
502都牵不了的红线。
不过也还好,
猫的身上挂着女孩依依的手,
女孩的脸上黏着绒绒的猫头,
倒立着看,
还是HE呢~

她不是玻璃杯,
是个塑料的。
李同学对她一见钟情,
…说是见色起意也没有什么问题。
她是映在手心里蓝盈盈的一片波光,
延展着关于星与海的想象。
盛一盏来自初春的芽儿茶,
发一张寄往孟夏的信札。
蓝绿色是倪克斯的裙摆,
拂过梦的额角,
漫过冷湿的香气。
她像涨潮,
安安静静来袭,
没了谁的顶;
她像退潮,
残余的浮沫,
析出晶粒。
她是湿漉漉的吻、
湿漉漉的眼、
湿漉漉的叹息,
皮层下充盈着水汽。
她是蓝天…
是轻飘飘的幻想,
升到穹顶之上制造一次爆炸袭击;
她是雨云…
是沉甸甸的彷徨迷茫不肯离去,
把自己凝成雨滴坠落凡境。
可是她走了,
不肯离去的雨云落尽了水,
重又变回纯白干净,
轻盈透明,
逐着风飘去寻另一处月明。
她的告别很特别,
不是玻璃那种——
“砰!”
心脏炸裂,
血浆爆射。
是有点闷的“笃”的一声,
像是船到岸,
水到滩头,
风里一句吹散了的呢喃……

桌上还有一个水形的杯印,
明天,又要挥霍掉15块钱,
来换取下一声离别的泣音……







想搞同球文,地球绝世渣男这样子的


太阳姐姐年轻时喜欢收养孩子,含辛茹苦养大了八姊妹,地球是里头长得最俊的崽。太阳生长期慢,还是个青春期的女郎嘛,春心一萌动,就被地球这个小白脸迷住了,然后搞出了人类……后来地球就浪去勾搭月亮mm了,恩恩爱爱的,还想要把娃的抚养权和月球共享(移民月球???),把太阳气病娇了,要搞死这对狗球球(???)给ta殉葬(???),然后地球就带着娃跑了,糟糠正妻和娇美小三都不要了,渣出太阳系,渣向全宇宙了(雾),去2500光年外找发过照骗的类地星小姐姐了,还没出家门,就给木星姐姐逮着了,木星姐姐暗恋太阳多年,因为百合不能生被拒绝过,但还是痴心一片。眼瞅着这渣了自己女神的小混蛋还想跑,气上心头,一招黑虎掏心就揪住了地球的头发(大气层……


没了,特别无聊吧……


满脑子狗血贵乱我还有救吗???


蔷薇花死在了公主的怀里

蔷薇花死在了公主的怀里

全城都为她的死亡喝彩,送葬的街道两旁人声沸鼎。

她死得神圣、

死得光荣、

死得举国轰动,

死成美丽伟大爱情的浪漫祭品。

唱诗班歌颂婚礼,

行游者吟咏爱情,

谁会驻足倾听死者的哭泣?

漫天飞舞的是她支离破碎的尸体:

腥风血雨,馥郁十里

残肢碎体,落红满地

人们齐声称颂这场盛大的屠戮。

她死在了公主的怀里,

死得光鲜亮丽,

剜了刺的创口里,

酝酿着腐烂的芳馨。